读书 | 不跟人交谈你就错过了最具人性的事

08-11 09:46 首页 三联生活周刊

手机让我们永远都不会感到无聊。但是在创造性的谈话中,在人们真正相互了解的谈话中,你通常必须要忍受一些无聊。


现在聚会时,某个时刻几乎在场的人都在看手机,或者在跟别的人说话,或者是在刷朋友圈。美国大学生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法: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雪莉·特克尔在《重拾交谈》一书中说,美国大学生去吃饭时,他们希望在食堂里有朋友的陪伴,又希望能自由地查看手机。为此他们遵守一个所谓的三人准则:当你跟一群人吃饭时,只有在有三个人抬头说话、没看手机时,你才能低头看你自己的手机,这样才算礼貌。

她还说,现在普通美国成年人每隔6.5分钟就会查看一下手机。所以如今的谈话都是片段性的谈话,谈话中最常出现的问句就是:“你刚才说什么?”

特克尔认为,不能因为这种情况很普遍就以为它是合理的,或者我们对它完全无可奈何。“面对面的谈话是我们所做的最人性的事情。对话时我们完全地相互呈现,我们学会聆听。我们通过谈话养成同情的能力。我们通过谈话体验被人聆听和理解的愉悦。谈话还会提高自我反思。”所以她提出我们要挽救谈话。

人们偏爱数字交流,是因为这种方式便捷、无压力。特克尔写道:“一位16岁的学生说,在电脑上,如果事情是不可预测的,那也是以一种可预测的方式。可编程的世界是一个没有摩擦力的世界。不需要适用牛顿的定律。虚拟的物体可以一直滑行。人也可以随之一起滑行。在虚拟世界,你会遇到挑战,有巫师和魔法,你知道最后它们都会管用。或者你死了还会重生。现实生活中的人的行为无法预测,因而很难应付。”

雪莉·特克尔,《重拾交谈》

面对面的交谈是缓慢展开的。它让我们学会耐心。我们要注意语调和细微的差别。当我们用数字设备沟通时,我们学习的是不同的习惯。当我们在线交流时,我们希望得到及时的答复。为此我们只问更简单的问题,由此降低沟通的难度。

数字谈话风险较低,因为在发送前可以加以编辑。如果是发给招聘方或者追求对象的短信,还可以找朋友把关,以确保写对了。但是现实中的谈话会发生意料之外的转向。他们会学会对自己说的话感到惊奇并享受这种经历。哲学家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称之为“说话时思想的逐渐成型”。他引用法国谚语说“食欲来自进食”,同样,思想源自说话。在他看来,最好的思想在出现时几乎晦涩难辨,最重要的是有风险的、惊心动魄的对话,它们是发现的熔炉。

研究显示,没有谈话,我们的同情心、创造力、充实感会降低。哪怕手机只是放在了桌子上(甚至已经关掉了),也会影响人们的谈话内容。

手机让我们永远都不会感到无聊。但是在创造性的谈话中,在人们真正相互了解的谈话中,你通常必须要忍受一些无聊。当他们在抓住新东西时,总要费些力气、总会不那么顺畅。有发现的谈话往往会包含很长的沉默。

无聊的体验跟创造和创新有着直接联系。如果我们对无聊保持好奇,我们可以把它用作一个回撤、做出新连接的时刻。现在我们丢掉了这种连接。我们的大脑想要的是新的输入——新鲜的、刺激的、社交性的。在新技术出现之前,我们主要通过跟他人谈话来满足大脑对刺激的需求。而现在我们的大脑毫不费力就能得到持续的、无穷的消遣。我们摆脱了较为缓慢的节奏,不再需要等待、聆听、让大脑做仔细的检查。我们说个不停,但退出了需要全神贯注的谈话。

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称赞特克尔是“奇闻轶事搜集者中的经验主义者、极端分子中的温和派、幻想家中的现实主义者。她是人文主义者但并不反对技术进步。她是一个值得信任和尊敬的科技界的业内人士,是技术界的良心”。但他批评说,特克尔回避了她的发现更激进的含义,她指出乔布斯在家里禁止平板电脑和手机出现在餐桌上并鼓励家人谈论书籍和历史,她引用莫扎特、卡夫卡和毕加索关于孤独的价值的表述,她描述的都是高效能人士的习惯。实际上购买、阅读她这本书的家庭都会限制对技术的接触。但普通大众太焦虑、太孤独以致抵挡不了技术的诱惑。

(图片来自网络)

回顾往期可点击: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全民手游时代」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首页 - 三联生活周刊 的更多文章: